每隔几天打开ofo的APP,关注一下自己的押金退款进度,已经成为济南市民贺楠日常的生活习惯。仍然存在的APP和公众号,街边偶尔出现的一辆支离破碎的小黄车,以及页面上显示包括自己在内的等待退押金的逾千万人长队……这一切都显示着ofo依旧存在。然而,贺楠尝试使用共享单车企业ofo官网、公众号、APP端、线下办公室等所有公开渠道,都已经无法再联系到ofo。“我的钱还要得回吗?”如今,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要赔偿。,ofo去哪儿了,8月3日,记者来到位于市中区中海广场三楼的写字间,曾经是ofo 位于济南的办公地点。如今,这里早已换成其他单位,从玻璃门内望进去,一点ofo的痕迹都没有,仿佛这家公司从来没有在这里存在过一样。办公楼内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018年o-fo就已经从这里搬走,“当时ofo搬离后,还陆续有人前来维权,沸沸扬扬的拖了好长一段时间,所以印象很深刻。”,一位曾经在ofo供职的前员工告诉记者,“此前,济南在运营上做了一些调整,行政及市场工作归口在统一大区办公; 一线运营则与仓库合署办公,提高效能。而山东属于‘西部大区’,总部设在西安,所以山东区域内的办公地点都陆续撤离了。”不过,她离职后,对ofo的后续发展也不太了解。,在济南负责另一家共享单车运营的工作人员王先生告诉记者,“从2019年开始,就再没有见过ofo公司的负责人。后来多次参加共享单车与政府部门的沟通会议,ofo也一直没有人出席。”,曾经遍地都是、风光无限的ofo 小黄车,如今在路上也已鲜见踪影。街边偶尔出现的一辆支离破碎的小黄车,几天后也会当作报废车辆被清理。ofo去哪儿了?,打开ofo公司官网,“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的公司口号出现在首页正中间显眼的位置。根据官网信息显示,在ofo鼎盛时期,它“已服务全球21个国家,超过250座城市,2亿用户”。记者连续多天拨打官网上的联系电话,均显示“嘟嘟嘟”的忙音。截至发稿当日,给其公共事务邮箱发送的邮件也始终没有得到回复。另据媒体近日实地探访情况,包括其官网发布的位于北京市中关村的理想国际大厦以及位于临近的互联网金融中心的两处办公地点,均已人去楼空,无处寻迹。,随后,记者尝试使用ofo的App 客户端与公司联系,但“在线客服”只是机器人千篇一律的回复,App 客服电话无人接听。微信公众号发布的内容也已和共享单车无关,均是其他营销广告推广。几乎在现有的一切公开渠道中,都无法再找到ofo的踪影,这家公司仿佛一夜之间从人间蒸发了一般。,钱还要得回吗,伴随着ofo一同“失联”的,还有数千万用户尚未退回的押金。每隔几天打开ofo的APP,关注一下自己的押金退款进度,已经成为济南市民贺楠日常的生活习惯。然而,贺楠发现,自己现在已经无法再联系到ofo。“我的钱还要得回吗?”如今,她不知道该去哪里要赔偿。,截至8月3日数据显示,在小黄车APP上排队等待退款的用户已超过1667万。即便是按99元最低押金金额计算,ofo待付的债务已多达16亿元。据去年有媒体通过每日实测发现,此前ofo小黄车的日均退款人数在3500人左右。如果以平均每天退款3500人的速度看,等排到最后一名用户至少也得等上12年以上。从贴吧、微博等平台上网友的议论情况上看,有少数用户在2018年期间通过人工客服获得了押金退款,但近期拿到押金退款的用户寥寥无几。,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ofo运营主体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的注册地址为北京市丰台区西三环南路14号院1号楼620室。今年6月,东峡大通被北京市丰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截至8月3日,东峡大通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40次,被下发限制高消费令247次,终本案件227起,涉及未履行金额超过5.09亿元。,多份合同纠纷的执行裁定书中的内容也显示,“通过法院财产调查系统对被执行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等进行调查,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现申请执行人暂不能向本院提供被执行人的下落及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目前该案不具备继续执行的条件。”也就是说,在法院227起调查中,ofo名下均无可供支付的财产,并且现在各大供应商或起诉者都找不到ofo相关负责人。在此情况下,法院也只能先暂时宣布终结执行程序,待申请执行人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的,可再次申请执行。,目前ofo已显示“资不抵债”,人也不见踪影,之后或许又是面临漫长的等待过程。,APP变返利网站,如今的ofo小黄车APP首页推荐被广告占据,充斥着“我要借钱”“奖励现金”等字样,推销着网贷平台,就连作为企业标志的logo也变更为“返钱”图标。用户若想退回押金或余额,首先需要点击“一键授权并兑换”,将余额转移至ofo返钱,而一旦用户确认转移,则视为放弃对余额的索取,o-fo不再具有归还义务,且余额一旦转换,即不可撤销。,“2019年3月,ofo上线了折扣商城,引导用户将99元押金升级为150金币、199元押金兑换300金币用于购物。”贺楠说,然而她发现,选择“现金+金币”的支付模式就意味着用户想要买东西还需另外付费。,如今,这种模式依然没有改变。记者发现,目前ofo平台内已没有明显的退押金入口。“扫码用车”的按钮被“拼多多专区”“小鹿商城”“9.9特价”等包围。在小鹿商城,以一款某品牌的电热饭盒为例,标价为239元,提示客户可以“70金币+169元”的优惠价购买,但该商品在淘宝上的同款售价为99元至149元不等,在小鹿商城不但要消耗金币,价格也明显高于电商平台。其他类型商品也有不同程度溢价。,此外,平台还整合了包括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的优惠券及商品,用户可在各大电商平台内点击复制商品标题或链接,在ofo平台上进行搜索,领取优惠券,再跳转至电商平台购买,随后ofo平台会按照购物金额比例返现,用户确认收货后可于次月25日领取和提现。按照平均返现比例计算,用户需要购物数百元甚至上千元后才可获得押金。,“我咨询过律师,ofo未经用户同意,私自将购物返利当作押金返现的做法已涉嫌侵犯消费者权益,用户可向消费者维权机构投诉或向法院申请起诉。”贺楠表示,“但作为普通用户起诉,考虑到后续相关法律费用,个人起诉成本会相对较高。”,“从目前的情况看,或许等待是唯一能做的。”贺楠说,只要公司不破产清算,对用户而言,可能还尚存一丝希望。(张舒)